西欧袖珍国——卢森堡

卢森堡这个国家很特别,一方面它是个袖珍国,面积仅2586平方公里,人口49万。无论面积人口在世界列国排名都在160名以后。另一方面,它又是一个极重要的小国,是欧盟6个创始国之一。它还名列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中,人均GDP近7万欧元。

05z5pEZjw1ei3zrb

历史变迁 语言奇观

卢森堡是个内陆小国,与德、法、比利时为邻。北部为高原,南部是丘陵,海拔最高559米。森林茂密,覆盖1/3之一国土。这块土地历史上曾属于罗马帝国和法兰克王国。10世纪中叶,查理大帝的一个子孙西格弗里德伯爵购得这块地盘作为领地。1060年,其后裔康拉德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的卢森堡伯爵,卢森堡领地基本形成。1308年卢森堡伯爵亨利四世被选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开创了帝国的卢森堡王朝,持续100多年,并兼任捷克和匈牙利国王,直到1437年西吉斯孟死后无嗣(si),卢森堡王朝方告终结。次年,他的女婿,奥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阿尔伯特当选为皇帝,开创了哈布斯堡王朝,直到拿破仑时代(1806年)神圣罗马帝国被废除。其间卢森堡的归属飘移不定,曾在西班牙、奥地利和法国之间多次易手。1815年维也纳会议决定卢森堡为大公国,大公由荷兰国王兼任。1890年卢森堡脱离荷兰王室,完全独立。该国请来德国拿骚-维尔堡家族的阿道尔夫做大公。其后辈继承国君之位,延续至今。

两次世界大战中,卢森堡都宣布中立,但都被德国占领。二战后,卢森堡索性不再中立,而加入了北约组织。1957年,卢森堡与法、德(西德)、意、荷、比一道,创建欧洲经济共同体,这就是今日欧盟的前身。2002年,卢森堡成为首批使用欧元的国家之一。

卢森堡有自己的语言卢森堡语,基本上是德语的一种方言。由于地处法德两大语言区之间(比利时西部也属法语区),加上历史的原因,法语和德语都很通行。卢森堡人孩童时,在家里先学会卢森堡语。从小学起便开始学法语和德语。到上中学时,三种语言都学会了。人们往往在家里讲卢森堡语,在官方场合讲法语,在教堂里祈祷时用德语。有趣的是,卢森堡最大的报纸是双语报纸,一边印法文,一边印德文。而各阶层的人们又大都能讲点英语,特别是在跨国公司,英语成为工作语言。难怪有人戏说,卢森堡人堪称世界上的“语言大师”。近年来,外籍职工不断增加,移民已占到总人口的40%以上(其中葡萄牙人最多),语言现象也更为复杂了。不过从发展的趋势看,法语作为官方语言,逐渐会占上风。

钢铁与金融之国

卢森堡国家小,但经济发展程度却不低。早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就成为发达的工业国,尤其以钢铁业著称。是世界上人均产钢最多的国家。1974年钢产量达640万吨,按当时人口,平均每人18吨,创造了世界人均钢产量的最高纪录。人们把卢森堡誉为“钢铁之国”。但随着铁矿资源接近枯竭。矿石越来越多靠进口,焦炭则全部靠进口,钢铁工业每况愈下,如今年产量已降到300万吨以下。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卢森堡的经济已华丽转身,成功转型,现在,农业仅占GDP0.3%,工业占13.9%,而服务业占到85.8%。其中最为突出的是金融业。卢森堡银行林立,成为像瑞士一样的金融之国。在卢森堡注册的银行达200多家,人均银行数居世界首位。中国银行1979年也在卢森堡设立分行,它是新中国在国外开办的第一家银行。

为什么外国资本喜欢来卢森堡开银行呢?主要是门户开放,黄金外汇自由进出,实行低税政策,为金融账户保密等原因。

农业只有奶制品、水果大体自给。其他农产主要靠进口。

谷深桥多的首都

963年,查理大帝后裔西格弗里德伯爵(法语西热弗鲁瓦)购得此地。他很有谋略,非常赏识这里峻峭的岩壁和曲折的峡谷所构成的天然形势,便在此兴建了一个城堡。在此基础上,兴起一座城市,即今日首都卢森堡市,1963年举行了建城1000年的盛大纪念活动。现有居民近9万。

城里有深山奇谷,市中心田园遍野,溪流蜿蜒在岩石峡谷之间,工厂反而设在四郊。市区又窄又深的山谷是一道风景线,斜坡上是人工整理的绿油油的草地和浓密的树林。当年这一带修建了三道护城墙、数十座坚固的堡垒和长长的地道,从而使卢森堡市易守难攻,因而被称为“北方的直布罗陀”,堪比英国扼守地中海西端的城堡要塞。由于两次世界大战的破坏,昔日的要塞、城堡现已成为残垣断壁,失去了战略价值。留存至今的堡垒遗迹仅有当时的10%。现在有的已经修建成公园和幽静的小道,有的还保留原样,供游人参观凭吊。其中老城区东部的布克要塞(Casemates du Bock)最为著称,是一座利用天然石山开凿的堡垒,多个洞口设有大炮。站在瞭望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河谷中的别墅、楼房、桥梁和弯弯曲曲的河溪,以及屹立在山崖上和掩映在万绿丛中的碉堡和炮台。瞭望台内有地下通道,它与暗堡、炮台相连。地道有一人多高,入内犹如迷宫,据说可以通到山谷下。1994年,卢森堡老城和城防工事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

卢森堡市区沿阿尔泽特河(汇入莱茵支流摩泽尔河)谷以及其支流佩特鲁斯河谷伸展,呈S形,建有几十座造型各异的桥梁,给这座古城增添了妩媚的姿色。有的是连拱的石桥,桥孔连跨十几二十几洞,有的高踞于近百米高的河谷顶,桥面赛似摩天楼顶的瞭望台,谷底街巷楼屋历历可数,半城风光尽入眼底。佩特鲁斯河谷又称卢森堡大峡谷,宽约百米,深60米以上,将卢森堡分为南北新、老两个城区。

老城区距火车站六七百米,极富诗情画意。它建筑在岗地上,三面被河谷包围。这里有着窄小的鹅卵石路,色彩鲜明的房屋,多数是哥特式建筑,其中也点缀着文艺复兴式。纪尧姆广场(Place Guillaume)是首都的中心。广场上耸立着威廉二世(1792-1849,1840年即位)的骑马铜像,只见他雄赳赳气昂昂地骑在马上,右手拿着礼帽,两眼正视前方。他是荷兰国王兼卢森堡大公。威廉就是法语的纪尧姆。广场平时庄严肃穆,但到了周末则作为集市,到处是摊位,出售鲜花、水果、蔬菜、日用品、衣物等。顾客摩肩接踵,熙熙攘攘,非常热闹。

广场东面直通大公府(Palais Grand Ducal)。大公府始建于18世纪,后又陆续扩建,带有文艺复兴时代的痕迹。它是一座三层楼建筑,线条简洁,没有豪华装饰,显得很简朴。卢森堡大公即国家元首住在这里。大公府前的警戒并不森严,只有一个身穿传统礼服的荷枪士兵站在门旁的岗亭前。从10点到下午6点,每隔2小时换一次岗,整齐的步伐,严格的规范,引来一群群游客围看,成为旅游一景观。大公府背后不远坐落着国立历史艺术博物馆。

广场南侧除市政厅(Hôtel de Ville)外,还矗立着圣母院(Notre-Dame),那凌峭的塔尖直插云霄,是卢森堡的标志之一。圣母院始建于1613-1623年间,是著名的晚期哥特式教堂。每逢重大庆典日子,大公伉俪都要亲临圣母教堂。圣母院的东面,坐落着首相府。卢森堡是君主立宪制国家,民选的首相握实权。各部分布在周围,很集中,首相要召集内阁会议非常方便,多数部长去首相府开会无需乘车,步行两三分钟便可抵达。这些办公楼都不太高,均属中世纪建筑,显得古朴,又壮观。

首相府西侧不远的宪法广场是观赏大峡谷及其两岸风光的最佳地点。它紧靠大峡谷,广场上竖立着两次世界大战的死亡将士纪念碑,碑顶上的金黄色和平女神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眼前的阿道尔夫石拱桥(Pont Adolphe)建于1930年,长221米,主孔跨径84米,高46米。桥下峡谷幽深,又宽又长,谷底平川,绿草如茵,中间是一条溪流,“矮小”的红色民房点缀着青翠河谷,如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过桥而南的盆地是新市区。两座奥地利王宫式的建筑引人注目。它是1952年建的欧洲煤钢联营总部大楼,欧洲煤钢联营堪称欧洲共同体的萌芽,这里今改作卢森堡国家银行、卢森堡储备银行办公楼,并设有银行博物馆。穿过两楼沿自由大街(Avenue de la Liberté)东南行,酷似卢浮宫的钢铁跨国集团阿尔贝德公司(ARBED)赫然入目,其两侧豪华商场林立,车水马龙。继续前行,就到了火车站。而桥北的皇家大道(Boulevard Royal),高层玻璃幕墙大厦鳞次栉比,大多是银行,故称“卢森堡华尔街”。

市北面的女大公夏洛特桥(Pont Grande-Duchesse Charlotte)为1966年建成的现代化钢桥,长355米,宽25米,桥面距河面85米,橘红桥身,白色栏杆。两边斜立着的支架很像长凳的两条腿,故中国人称之为“板凳桥”。桥头竖20米高的纪念碑,又叫舒曼纪念碑,碑顶6方钢板直指蓝天,象征卢、比、荷、法、德、意6个欧洲煤钢联营参加国,也是欧洲共同体创始国。

跨过此桥,算是到了郊外,这里一大片现代化建筑拔地而起。肯尼迪大道路南以欧洲广场为中心,包括舒曼大厦、会议中心等是每年三个月(4月、7月、10月)举行欧盟部长理事会的地方(其他时间在布鲁塞尔举行)。欧盟部长理事会和欧洲议会共同决定通过欧盟法律。附近还有欧共体倡导者舒曼(1886-1963,法国人)诞生的故居。

肯尼迪大道路北坐落着欧洲议会总秘书处办公楼阿登纳大厦。绵延百米的莫内大厦则是欧盟委员会若干总局的办公处。十字形的欧洲投资银行向成员国及联系国发放贷款。再加上附近的欧盟法院、欧洲审计院、欧盟统计局、欧盟计算中心等,卢森堡市堪称仅次于布鲁塞尔和斯特拉斯堡的“欧洲第三首都”,约上万名欧盟公务人员在此工作,为他们的子女专门建立了欧洲学校。

卢森堡美军公墓

卢森堡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德国占领。1944年9月10日,美国军队解放了卢森堡市。不久德军于12月16日发动阿登战役,企图扭转战局。参战德军有B集团军群(司令官为莫德尔元帅)3个集团军20多个师约25万人,与德军对峙的美军只有第12集团军群(司令官为布莱德雷将军)第1集团军的6个师8万多人。起初德军推进90公里,盟军急调巴顿的第3集团军等其他部队前来,才阻止了敌军的进攻。战役直到1月28日结束,盟军损失约7.7万人(其中战死1万余人),德军约8.2万人。

卢森堡美军公墓位于卢市东南郊区,始建于1944年12月29日,当时作为美国第3集团军在阿登战役中阵亡将士的临时墓地。1960年7月4日,公墓和纪念陵园正式落成,卢森堡前女大公夏洛特(1919-1964年在位)亲自参加了落成仪式。该公墓是美军在国外的14座公墓之一。

公墓现有结构与建筑均由两位来自纽约的建筑师在1950年代设计建成。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来的木制墓碑换成了白色的意大利大理石。

公墓入口两扇大门为铁制,各重一吨左右。门上的镀金花圈象征对勇士的奖励,13颗星代表美国最初的13个州。一座无教派教堂坐落在墓地大门后方,其顶部是和平天使,右手伸出表示祝福:左手持桂花冠。两座青铜门上的八块镀金板象征军人的八个美德。教堂内彩色玻璃上是参加阿登战役的五个主要部队的军徽。

草坪一座宽10米,高5米的大型石壁墙上,镌刻着欧洲战场地图。旁边的纪念碑高10米,窽米,呈立方体形状,上部雕有美国鹰徽,下部是显眼的“1941-1945”,加上几行说明文字,“……美利坚合众国建此纪念碑以缅怀那些为国捐躯者。”

墓地本身占地近7万平方米,分成9块,埋葬着5076名美军将士,其中101名为无名英雄,还有23对兄弟。墓碑以教堂后152米处的一点为中心,排成同心圆。基督教徒的墓碑为十字架,犹太教徒为六角星。雪白的十字架,呈弧形排列,排间间距约2米,浩浩荡荡,摄人心魂。环绕墓地的是12万平方米的常青树林。

巴顿将军(1885-1945)原与其部队葬在一起,后应参观者要求,移出葬在墓地最前面,便于人们识别。稍大的一个十字架上,刻有“第三集团军上将”巴顿的字样。巴顿并未死在战场上,而是死于胜利后不久的一次车祸中,他“乐意”与自己的部下长眠一处。

墓地前有艾森豪威尔的一段话,译文如下:

“愿所有生活在自由中的人们铭记在心:是这些军人及其战友们用生命为我们换来了自由。我们不仅要感激他们,还应决心将他们为之牺牲的事业永远继续下去,以此来报答他们。”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欧洲旅游攻略 » 西欧袖珍国——卢森堡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