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自由行游记:托莱多

托莱多是西班牙被联合国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一座古老城市,在好几个世纪里,它都是西班牙的首都,政治和宗教的中心。直到十六世纪中叶,西班牙国王腓力普二世将首都迁往马德里,托莱多才开始衰落。

68fc7c57gc39eae222bbd&60

和西班牙的其他城市一样,托莱多也曾经多次被异族统治,但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宗教曾在这个城市和平共处,所以托莱多的民居据说风格也是多样的,可惜我们这些外行不能分辨,又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现学,便只能懵懵懂懂地走马观花了。

 

这座城市历经罗马人、西哥特人、摩尔人的统治,后来又回到西班牙人的手中,也可说是从战争中一路磕磕绊绊地走来,建筑能保持完好至今实属不易。只是我从二十一世纪走进来,未免觉得少了什么,除了感受岁月的印痕之外,这些普通的民宅不能给予我更多的美感,我想原因就在于这些人文建设不能很好地和自然结合吧,逼仄的空间,没有青草绿树的陪衬,显得枯燥和单调。在托莱多城内看民居,真还不如一开始在塔霍河边远眺托莱多城来得风光旖旎。当然,这只是我的感觉,一个托莱多人也许感受会不一样。

 

这些建筑不知在这座古城经历了多少世纪的风雨侵蚀,也像人一样,随着年华流逝而渐渐容颜老去。但是熟悉它们的旧宅主人的儿孙们,即使流寓外乡多年,凭着这些旧宅的依旧可辨的身影,仍然能嗅到他们的祖先在这里生活的熟悉而亲切的气息,家国的情感便会因此油然而生,对家国的眷恋也因此而巩固。人们所以愿意故地重游,想要追寻的其实就是曾经的亲情和对祖先的敬仰之情。

 

唯一能让我留下印象的托莱多的民居标记是这些镶嵌在石子路上的带有各种纹样的小瓷块。虽不知每块小瓷砖上的纹样是什么含义,但一看到这些瓷砖,就表明我们进入了犹太居民区。

 

和所有西班牙的其他城市一样,城里最漂亮讲究的建筑总是教堂等宗教建筑和王宫。在托莱多的大街小巷走了一会,自然会被导游带到教堂前。右边灰白色的高墙就是托莱多大教堂的侧墙了。

 

托莱多大教堂是西班牙第二大教堂,虽然外部的雕刻和立面设计已足以让人赞叹,但不能进入内部参观依然是很大遗憾。从美术史了解到,外观再朴素的教堂,它的内部装饰都是非常华美的。中世纪的艺术家和工匠们无不穷尽智慧和技能,王室、贵族和教会也会提供巨大的财力支持,为教堂内部装饰出人间少有的华丽和精致。

 

在托莱多最能吸引我的还是到艺术品街的艺术品商店浏览。其实艺术品店卖的许多都是些普通工艺品。但托莱多有一种特种工艺——金丝镶嵌艺术,就是用金属丝缠绕出各种花纹,再填以黑色涂料。花样丰富,非常精致也很美,不过价格不菲。一位旅友花一百欧买了一个小盘子,直径才十公分。要做家中的摆设,这个尺寸实在太小了点。大的可以作挂盘或摆设盘的价格就在三四百欧了。论手工制作花费的人力和从艺术审美的角度说,它们不算贵。但它的奢华的品相和我的简陋的蜗居不是很相配,所以虽然很喜欢,还是没有买。

 

除了那些杰出的建筑,古老的托莱多城还成就了一个在西方美术史上留名的画家格列柯。导游提到《奥尔加伯爵的葬礼》,我才突然回忆起十七世纪这位风格有点怪的画家,也才想起来托莱多这个城市的名字有些耳熟。格列柯不是画家的真名,在希腊语里,它就是希腊人的意思。格列柯是希腊人,他的画在其他地方不为人所识,直到他来到西班牙的托莱多,托莱多欢迎他的艺术,从此,他在托莱多定居下来。因为他来自希腊,托莱多人不知他的名字,就叫他格列柯,于是格列柯这个名字就此沿用下来。

 

在十七世纪的画家中,他不是最好的,但正因为不很喜欢他的画,我反而记住了他。西方美术史家说格列柯的画“带来了伟大的基督教艺术的终结”。可见他是十七世纪最后一位依然热情创作宗教画的画家。但同时他也有希腊神话题材的作品。他创作不少宗教画可能和他住在西班牙的托莱多有关,因为西班牙是个严格信奉天主教的国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托莱多都是西班牙的政治和宗教的中心。想到这里,忽然觉得旅游能帮助对已知知识的理解还真是不错。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欧洲旅游攻略 » 西班牙自由行游记:托莱多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