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美食攻略:挑餐馆

如果你拿了西班牙签证去旅行,即使不通西班牙语,也能吃得好。不敢说保证吃到城中最好的,至少在离开餐桌的时候能心甜意洽,肠胃充满且荷包不伤。

 

马德里的餐馆El Rabano,是另一间餐馆主人介绍给我的。我们本来在网上找了一间小而精致能吃许多道菜的摩登小馆,到了门口发现早已坐满,既是厨房总管又是侍应领班的 老板忙里又忙外。他看我们饥肠辘辘一脸诚恳想吃大鱼大肉的表情,指点我们去一条街以外的一间老店,说菜做得非常好,不花梢,很多马德里老街坊,包括他自 己,馋了都要去那儿吃一顿。正如他的形容,El Rabano没有什么门面和装修,大条鱼大块肉排都存在进门就能看得见的冷柜里。侍者都上了年纪,眉宇间自有不卑不亢的类似知识分子的威严。菜装在西班牙 最常见的酱黄色釉粗陶碗碟里端上来,摆盘完全不讲究。蒜片虾仁浸在滚热的橄榄油中,一上桌霸道的热香就流淌满屋。烤乳猪是连肩带臂整整一条腿,不似广式烤乳猪的脆皮,新出炉十分软糯,有不输广式乳猪的好处。

 

几样甜品看似普通,我决定碰碰运气,直接问侍应哪种最好吃,他推荐了英文翻译成“牛奶糕”的东西,凭我自己可能不会注意到。是看似很简单的一块奶冻,浇了一点糖汁,入口才惊艳:浓滑香甜自不必说,比焦糖炖蛋更有质感,又没有奶酪蛋糕粘在舌头上的厚滞,综合各种甜点之长。数天之后我们再次回到这家店,又吃了一次。

 

“火腿博物馆”Museo del Jamon在橱窗里看进去,象是卖火腿香肠的熟食店,满窗挂的都是大条火腿,底部插着一把小伞,接滴下来的油。再留心一下,才会看到店里有座位和柜台,有 人坐着站着吃吃喝喝。这家店更是毫无装潢,也谈不上什么服务。菜单象一本旧文件夹,不会讲西班牙语的游客跟柜台后面的店员靠手指点菜,酒是马上斟出来,此 外店员全无反应,也不知信号传到后厨没有。但不用几分钟就有人从店后转出来,托着大盘子,一样不缺:顶好的橡子猪火腿,炸猪耳朵,烤蔬菜,一样样放下,马上人又消失了。这里的橡子猪火腿按分量卖,切得不似英国那样珍重飞薄,入口连肉的纤维还没尝到就化了,还以为火腿就该这样吃;西班牙店里的现片现卖的火腿,肌理鲜亮,瘦多肥少,红如火,明如玉。放一片在嘴里细嚼,品那层层递进的脂香木香坚果香,又舍不得咽下,又迫不及待想吃第二片。

 

炸猪耳朵简单得很,但是像一切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食物,简单就是美好,软中带脆,带一点粘牙的低徊。热天里一边喝凉丝丝的白酒,一边吃小块小块的炸猪耳朵,微醺的同 时慢慢就饱了。菜单上还有火腿清汤,最好是几个人分尝一份,每人几勺就好;实在是太鲜,过鲜,买回家兑了水煮馄饨够一大锅,一个人喝倒有点消受不起。

店里出出入入的净是些马德里老阿姨老阿叔,要一杯酒,一碟火腿,慢慢站着吃喝,跟店员或身边的人有一搭没一搭地叙叙,再要一杯酒。偶然有个把人起身,把零钱一点点喂给店堂里五光十色的角子机。典型的城市的暮年寂寞,但是有酒有肉陪衬着,又不那么辛酸了。“火腿博物馆”真正价廉物美,红酒白酒1-2欧元一杯。点菜前先看看别人的盘子一份有多大,如果自忖吃不完,可以要半份。

 

塞维利亚的La Pepona,离著名景点建筑Metropol Parasol很近,是个朝气蓬勃鲜活有力的小餐馆。侍应和厨师都年轻漂亮,满面笑容,在小小的店面里穿梭来去,一举一动配合默契,绝无名店贵店的僵硬森 严,看着就开胃。若是时间稍微不巧,到达时门口已经等了十几个人,就更觉得饿了。我们到的时间恰好,得与另一位女士分享一张宽大的六人桌。不久一个四口之 家熟客到来,侍者迎上去在四个人脸上印了八个响亮的吻,叽叽呱呱叙了一大套;然后这一家人也只好在门口站着等。

 

La Pepona的菜充满现代感,但不是那种需要动用哲学思考才能感受的美味。厨师没有避忌用任何食材,也没有刻意强调用了什么样的难得食材。烤大虾烤得很轻,虾壳剥去,堪比日式剌身;虾头里的膏又比生吃更甜。大虾放在调味和烹煮都恰到好处的西班牙米饭上,每一口都是绝妙搭配。烤乳猪则以一种不同的方式表现:乳猪肉切丁爆过,配上一块脆脆的乳猪皮。猪肉添上了脆韧的质感,与炸香的碎蒜和橙子肉形成全方位的互补

 

在塞维利亚的另一个旅游点—塞维利亚皇宫(Alcázares Reales de Sevilla)附近的小街里,开着许多面街的餐馆。人们也许会觉得专做游客生意哪会好吃实惠,但是在饮食的民主评议制度下,真正有特色的饭馆能脱颖而出,游客区亦不例外。因为人多生意好,La Bartola充分发挥了西班牙人近身私人空间小的优势,见缝插针地安下许多桌椅。一两个侍者在桌椅间象鳝鱼一样游走上菜,居然不会发生泼洒事故。小黑板上写着当天的特别菜色,不过来晚的话很可能已经卖完了。我想要的炸酿南瓜花就没吃到。在这里叫菜必须眼疾手快及时抓住路过身边侍者,不然可能要等一段时间。

 

菜完全值得坐在这狭小空间里等待:煎墨鱼极鲜,烤牛肉极嫩,无花果配杏仁酱香 又浓。同一份菜可以要tapas分量,半份或一份,当然tapas最合算,三四欧吃一份,可以多吃几样。我们在塞维利亚大皇宫走了半天,饿极了,流水般的 叫了一堆tapas。结账时刚好侍者换班,新来的拿着打印出来的长长的单据,以为给我们多算了,一直说你们好好看看,如果有错算在你们头上的请一定指出 来。我们两个大肚汉说没错没错,付账后有点羞愧地溜掉了。

 

在塞维利亚的热闹商业区,圣弗郎西斯科广场的旁边,有一间tapas小馆叫Albarama。如果你是喜欢看街景的城市老鼠,可以坐在店外的人行道上,一边啜酒一边看花簇簇红男绿女来来往往。

 

Tapas的份量非常小,看着很精致。虽说西班牙很多店都tapas为招徕,各家店还是有不少自己的招牌菜。正如成都本地馆皆做川菜,广州本地馆皆做粤菜,但只要是有点实力的大店小店都有那么几样为食客所知的拿手。

 

Albarama是少数有海胆吃的店之一,虽然也要看季节,和之前食客的兴趣和肚量。那天我有幸吃到了最后一只:海胆剪掉了顶部的壳,填了一粒小巧的半熟鹌鹑蛋和一匙鱼籽。在海产丰富的国家,会在菜单上提供海胆的店不会辜负这金黄色十分娇气的美味。吞拿鱼只烤了外面薄薄一层,裹了一层黑色的酱料;切开看见的是齐整光洁的嫣红。肉质鲜嫩,两块吃完恨不得再来一碟。

 

这间小店的tapas给人感觉亦很现代,但变化不离保存发扬食物美味的宗旨。不似一些刻意追求与众不同的饭馆,食客对自己吃下去的是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概念。当然,那样的店价格也不是游客可以负担的,所以要上一次当还不太容易。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欧洲旅游攻略 » 西班牙美食攻略:挑餐馆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