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旅行游记:里斯本小巷风情

里斯本的海风咸腥温热,粉墙,红瓦,绿棕榈,一派迷人的亚热带情调。走在街上,热流扑面,阳光耀眼,到处是伊斯兰和基督教文化掺杂的建筑,让人有在安达卢西亚的感觉;而高低起伏的街道,鲜红的跨海钢桥,又仿佛闪动着旧金山 的影子。
 
QQ图片20160504204105
如果从正南特鲁河(Tage)畔往北看,里斯本呈凹形,东西高,中间低。中心部分看上去宽敞整齐,东西两边则有老屋鳞次栉比。这是个从灰烬上再生的凤凰 城。255年前这里发生了约9级大地震,市中心裂开一条5米宽的血盆大口,随之而来的海啸和燃烧了5天的烈火,一共吞噬了城里近9万多生命和85%的建 筑,只有东西高地上少量房屋幸免。
我们到Tiara旅馆放下行李,已是下午四点左右。那旅馆是从Booking网上订的,现代式建筑,坐落在城西高地上。除从房间里可以眺望整个里斯本和远 远的特鲁河外,没什么特点。问门房怎么去东边的阿尔法马高地(Alfama),回答说走20分钟去乘28路电车,很方便。没想到的是,在里斯本出门就得爬 坡,一会上,一会下,45分钟后才找到车站,走得脚酸。
 
车站对面有个星辰大教堂(Basilica da Estela),是虔女王,又叫疯女王的玛丽亚一世(1734—1816)为还得子之愿而建。不知是近亲结婚的缘故——她嫁的是她的亲叔叔,还是上帝不领她的情,教堂还没落成,她的儿子却一病呜呼。她自己倒活了82岁,葬在教堂里。
 

电车来了,只有一节黄车厢,小小的像只鞋盒。上车买票,均价1.4欧元,不 管几站。电车在狭窄陡峭的小街小巷里钻来钻去,有时像要爬到天上去,有时又像要滑出轨道冲进路边人家里。司机卖票开车,手脚并用,有时还下车扳道岔,忙得 热闹。穿过Lapa老区,市中心,一路过去,小站多如牛毛多。看车外百年老屋,听车内喃喃闲语,有时光倒转之感。

 

在阿尔法马的圣塔卢西亚观景台(Mirador de Santa Lucia)下车,正好有黑黑白白四五个人坐在墙边演奏欢快的佛德角音乐,把米歇尔乐得手舞足蹈。我们踩着乐点拾阶而上,来到里斯本的最高点,圣若热城堡 (Castelo de San Jorge)。这个先后作为军事堡垒,皇宫,兵营和监狱的地方,是观赏里斯本全景的佳地。登上城墙,从堞口探出头去,里斯本像只彩色簸箕袒露在眼前。蓝天 碧海,红瓦白墙,苍松古炮,残阳如血。远远传来晚钟漫漫,城堡里不知哪里钻出几只孔雀,立在墙头嘹唳回应,陡然吓人一大跳。

 

从城堡出来,有小巷弯弯,一头钻进去。沿街两边的房屋墙皮剥落,窗沿上晾着花花绿绿的内衣内裤。转角,两面旧墙,隔出巴掌大的一块草地,一老妇人在夕阳下 低头枯坐,绿眼睛的黑猫从她长长的阴影里投来莹莹然的冷光。晚饭的菜味和洗衣粉味混在一起,湿漉漉的衣裤吧嗒吧嗒沥着水滴。一家家走过去,越走越窄,可以 听到半开半掩的窗户里传出的各种声响,有小孩呜呜的抽泣,女人响亮的吆喝,男人重重的咳喘,还有电视机的各种怪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欧洲旅游攻略 » 葡萄牙旅行游记:里斯本小巷风情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