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之都葡萄牙波尔图

作为葡萄牙旅游第二大城市,波尔图就像位穿披橙色长裙的少女,安坐在海边,拨弄着心内那抹平静忧郁的蔚蓝。作为顽强生长了近千年的海港,波尔图凭借着异常发达的古代贸易,将罗马人、阿拉伯人、摩尔人、英国人、法国人的文化巧妙地“移植”到城市中的各个角落,因而不同时期、风格迥异的建筑便成为了本地最佳的风光片。QQ图片20151102223306

跟老大哥里斯本一样,波尔图也是座适合步行的城市。来来往往的橘黄色有轨电车顺着窄窄的街道爬上爬下,交叉电缆的吱吱声就成了她最闲适的心跳。徜徉在河边,除了怀旧的情趣外,总能撞见成群结队的孩子们在踢足球。

站在老城中央的克莱瑞科塔上俯瞰,橙色是成片民居屋顶上最为亮丽的光彩,如同葡萄牙所表露出的性格那样———热情、奔放、永远带着甜甜的微笑。波尔图并不大,看上去虽然凌乱错落,却富有细节。穿越在历史城区的街边拐角之间,高高低低的小路、层层叠叠的房子、五颜六色的窗户、或深或浅的橙色围墙,似乎默默诉说着些许破败和凌乱,却着实让慕名而来的旅行者一见倾心。在“迷宫”般的巷子里穿梭片刻后,我便轻而易举地走失了。不好意思向路边身穿橙色裙子的少女问路,只能找窗台上晾衣服的大妈请教,热情的她满口跑着速度极快的葡萄牙语,虽然我压根听不明白,但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穿越一连串的教堂、广场之后,我终于拨开错综复杂的历史沉淀,来到了河边。恐怕,这也算是典型的波尔图味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杜罗河上的路易一世桥是波尔图的地标,在这里,老城的全貌就像张错落有致的全景片,脉络分明,在层次递进的橙色包裹下,宛若一位明艳的少女。现代化的轻轨每隔5分钟就从桥上呼啸而过,带来一股子时空交错的诧异。杜罗河边的格格屋也是明信片上的“名角儿”,在强烈的阳光下,那些浓郁的颜色艳丽得摄人心魄。

平日里,波尔图老城总戴着顶鲜艳的橙色帽子。而中世纪街道上静静矗立的老屋们,却更愿意给自己搭件蓝色的流苏。湛蓝色马赛克瓷砖的点缀,是波尔图另一种独特的魅惑。

蓝瓷砖几乎渗透了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而想要探索这座城市微观世界的最佳起点,则要首推Se Catedral大教堂。爬上小坡来到这座哥特式及巴洛克式混合风格的建筑前,令人神往的中庭里整面墙都铺饰着勾人魂魄的蓝白瓷砖。再往北走,市中心的圣奔托火车站也不能“幸免”。车站的旧址原来是所修道院,1916年才修建成为今日的交通点。仔细观察,天花板、墙壁、地面上的几何拼贴画打造出一片由蓝白瓷砖构建的微观艺术世界,让空荡的等待大厅瞬间变成了游客们趣味盎然的“马赛克画廊”。

蓝色马赛克瓷砖象征着大海,而大航海时代也让瓷器成了欧洲最珍贵的礼物。葡萄牙最早的瓷砖承袭着摩尔人的传统,它的金贵正在于每块瓷砖上的图案都是手工绘制,那是上流人士身份的象征,装饰的瓷砖愈多愈精致,地位愈是不凡。直到17世纪掀起的瓷砖风潮,平民才开始大量运用瓷砖来装饰自己房屋的墙壁。葡萄牙瓷砖带着特有的民族风———不俗气、不谄媚,葡萄牙人更是把拼接图案变成了一门上“瘾”的艺术。游走在瓷砖博物馆和佛隆特拉伯爵宫,一幅幅大型瓷砖墙足以令人惊绝。墙上的图案丰富细致得犹如严谨的历史绘本,记录了葡萄牙辉煌时期的各种生活面貌:宗教、狩猎、捕鱼、贸易、航海、战争等等,诉说着一幕幕家国兴衰的往事。

而街边小摊上贩卖的纪念品,也大多是色彩活泼的蓝色瓷砖,意味着好运的帆船、姿态曼妙的少女祈祷像……让华丽的蓝色微观世界有种别具一格的基调:那并非孤独,而是淡淡的浪漫。

夜间,10欧一张门票,被导游引领着去探寻波尔图这座大酒窖里的秘密。杜罗河对岸的码头有80多家葡萄酒商的仓库和发货点,河岸边靠着些载着橡木桶的轻舟,当年葡萄酒就是这样被运到这里贮藏的。现在这些船只早已失去了曾经的使命,转而成为酒厂生动形象的活体广告。波尔图的每座酒厂都有属于自己的船,泊在浅水里,船头或船尾立着酒标,譬如大名鼎鼎的Sandeman,居然是一个头戴黑帽、身穿黑披风,肩头隐现酒杯一盏的“佐罗”。

波尔图人将自己的葡萄酒亲切地称作“装在瓶中的阳光”,这种由20%的烧酒和80%的葡萄酒勾兑而成的神奇饮品,味美醇厚,尤其深受英国人喜爱。 据说英法百年战争时期,由于英国人抵制法国酒,而转向葡萄牙寻求酒源,为避免当时因交通耗时而损坏葡萄酒的品质,因此将白兰地加入酒内,让酒维持最佳状态,这便是波特酒的前身。在传统的品酒会上,参观者可以学会根据颜色简单地分辨出几种不同的波特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欧洲旅游攻略 » 浪漫之都葡萄牙波尔图

分享到:更多 ()

评论 抢沙发